【媒体聚焦】走进省二医酒精依赖病房,听专家讲如何正确戒酒

文章来源:本站 | 作者: |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3日 | 点击数:4475 次

    酒精依赖和酒精滥用是当今世界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其危害广泛而严重。酒精成瘾的核心症状是戒断后仍长期存在复饮行为。高复饮会给患者造成不可逆的躯体和神经系统损伤,同时也给社会家庭带来危害。因此酒精依赖已是当今社会面临的一个日趋严重的医学及社会问题。

    相关研究发现酒依赖半年复饮率为36%,一年复饮率为26%。我省酒文化历史悠久,据2001年贵州省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省部分地区酒依赖终身患病率3.89‰,是我省精神卫生防治工作的重点之一。近日,记者来到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酒精依赖专科,一探究竟。

   

典型案例

    长期饮酒,致酒精性精神和行为障碍

    患者张默(化名)在家属的陪同下步入病房,他神情紧张,双手反复拍打身上,步伐缓慢生怕踩到什么东西,嘴里不停嘟囔:“虫子、好多虫子,身上、地上都是虫子”。询问病史,原来他有20多年的饮酒史,近5年几乎每日饮白酒1斤多,喜空腹饮酒,习惯随时饮酒,“以酒代水”,甚至“以酒代饭”。家属多次劝他戒酒均无效,他称不饮酒就浑身不舒服,常常背着家属偷偷饮酒,不顾家境贫困,有次甚至把小孩的学费拿去买酒喝,后来只要身上有点钱都要打散酒喝,经常喝劣质酒。近3年他出现记忆减退、反应减慢、饮食下降,劳动能力明显减退,连简单农活都不能独立完成。性格明显改变,对家中大小事一概不问不管,只在意自己是否有酒喝,脾气变得冲动暴力,经常吼骂家人,甚至醉酒后胡乱打小孩。

    半年前,他突然出现眠差,喝醉了也只能迷迷糊糊合眼2-3小时,更出现精神异常,整日紧张害怕,说“有人要来他家偷东西,有人想杀他”,行为怪异,总是拿扫帚扫地,称“看见地上有很多小虫子,小虫子还常爬到他身上”等。家属赶紧把他送到省二医酒精依赖专科就诊。

   张默入院后,医师立即评估患者情况,积极开展急性期脱瘾治疗(含躯体戒断症状的预防、精神症状的控制等)。据酒精依赖专科覃颖主任介绍,经检查发现患者因长期大量饮酒,且常喝劣质酒,导致“酒精性心肌病”、“酒精性肝病”、“脑萎缩”、“电解质紊乱”等酒精相关疾病,立即予对症处理。“3天后,患者精神症状消失,睡眠改善,但仍有明显饮酒渴求感。”随后专家组评定患者急性期效果,指导进一步治疗。心理组跟进,量身为其制定专属脱瘾康复计划,开展心理脱瘾及物理治疗。半月后,患者有决心戒酒,并表示对饮酒有厌恶感,无精神症状,生活可自理,饮食、睡眠正常,对自身疾病有自知力,复查肝功能、心肌酶、电解质等指标达到正常值,康复出院。

   以酒舒缓压力,“手术一把刀”患上酒精依赖综合征

   患者王浩(化名)出身于书香门第,家境优越,父母是教师,对他管教严格,他自幼聪明好学,大学顺利毕业后成为一名急诊外科医生,原本是科室的“手术一把刀”,但感觉工作节奏太快、心理压力大,便开始以酒舒缓压力。渐渐变得离不开酒,每天必须喝到一定量才能让自己放松,一日不饮酒便感觉注意力不集中、心慌、乏力、出汗,曾因大量饮酒后发生消化道出血住院治疗。身为医生的他深知酒精的危害大,下定决心戒酒,但出院后总感觉自己“心里缺了一块”似的,常心绪不宁,感觉做事力不从心,易烦躁,感焦虑不安,不久便再次复饮酒了。

   近2年,患者渐渐出现双手震颤、记忆力下降,不能再从事手术,只能从临床转为行政工作,工作性质改变后,他失去了所有的优越感,性格明显改变,从以往的活泼开朗变得沉默寡言,温文尔雅变得冲动易怒,一度因情绪低落、借酒消愁,大量饮酒后出现消极想法,甚至有一次自杀行为,幸被爱人及时阻止。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情绪易波动,好发脾气,并常常为饮酒和爱人争吵,婚姻关系岌岌可危。他感到继续下去荒废学业、影响前途、破坏家庭,为戒酒来到省二医酒精依赖专科就诊。

   王浩入院后,医师用药物替代减轻患者躯体脱瘾过程中的不适,更抓住患者最初饮酒原因,进行针对性个体心理访谈;分析饮酒“病态心理”与“家庭关系”,抓住关键,邀请其爱人开展家庭治疗;并结合患者饮酒习惯,进行“厌恶治疗”。

   经一系列综合性治疗,他很快树立了戒酒观念,并学会戒酒的正确方法,改掉不良习惯,手抖情况得到明显改善,注意力、记忆力逐渐恢复,并修补了夫妻关系。出院后,他定期复诊,并参加科室组织的团体咨询,为类似经历的患者提供戒酒帮助。出院3月后他恢复原工作岗位,称“能再次拿起手术刀挽救生命感到无比幸福”。随访3年他未再饮酒,如今已为人父,家庭和睦,事业有成。

 

 

长期饮酒,带来躯体、心理及社会损害

    对于长期饮酒者来说,带来的损害主要有躯体、心理及社会三方面。

    躯体损害

    1、心脏损害:心慌、胸闷、心肌病,增加心脏病发作、中风和高血压的风险。

   2、肝脏损害:肝功能异常、酒精性肝病、脂肪肝、肝硬化、肝癌。

    3、脑损害:记忆下降、认知损害、脑萎缩、酒精性脑病、慢性酒精中毒性痴呆、酒精性精神障碍(酒中毒性幻觉症、酒精性妄想症)。

    心理损害

    人格改变(变得自私、控制能力丧失、行为粗暴和残忍等)、情绪不稳(焦虑、抑郁、冲动、易怒)、自卑(自杀)、性功能障碍。

    社会损害

    情绪不稳导致交通事故(酒驾、醉驾)、家庭暴力、酒后闹事、人身攻击等;性格改变,变得自我中心,孤僻内向,缺乏基本的责任感及道德感,对家庭亲人的生活漠不关心,对子女的教育和成长带来不利影响;社会功能减退,责任心下降,不能继续承担家庭角色、社会角色。

 

酒精依赖常见的几种分类

    酒精依赖属于物质成瘾中的一类,世界卫生组织把成瘾定义为一种慢性或周期性的着迷状态,无法克制地为追求精神活性作用而再度使用天然或人工合成精神活性物质所致。

    覃颖主任称,精神活性物质应用的结果是产生心理依赖与躯体依赖。而渴求是由条件刺激引起的一种强烈的情感状态和渴望,它与物质和行为的奖赏效应相联系,酒精渴求程度与酒精的成瘾性有关,继而形成心理依赖,易导致酒依赖患者复饮。

    使用酒精所致的精神和行为障碍属于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中的一类,可在一次饮酒后发生,也可由长期饮酒成瘾后逐渐出现,是指饮酒使大脑功能失调,导致认知、情感、意志和行为活动出现不同程度的障碍,包含有以下几种常见分类:1、急性酒精中毒;2、酒精有害性使用;3、酒精依赖综合征 (慢性酒精中毒);4、酒精戒断状态;5、伴有谵妄的酒精戒断状态;6、酒精所致精神病性障碍;7、酒精性遗忘综合征;8、酒精所致残留性或迟发性精神病性障碍。

    覃颖主任告诉记者,许多患者不太能区分“酒精有害性使用”和“酒精依赖综合征”,在这里需要引起注意,便于后续作出针对性的治疗。

   酒精有害性使用是指酒精的使用对健康引起损害,损害可能是躯体性的(如酒精性肝病)或精神性的(如继发于大量饮酒的抑郁障碍发作)。

    而酒精依赖综合征(慢性酒精中毒)则是长期过量饮酒引起的中枢神经系统严重中毒,表现为对酒的渴求和经常需要饮酒的强迫性体验,停止饮酒后常感心中难受、坐立不安,或出现肢体震颤、恶心、呕吐、出汗等戒断症状,恢复饮酒则这类症状迅速消失。   

     “长期饮酒者,可以通过WHO制定的《酒精使用障碍筛查问卷(AUDIT)》对自我饮酒情况进行简单筛查。”覃颖主任介绍,该筛查表评分等级分为四个风险区:风险Ⅰ区,判断为低风险饮酒,应予饮酒健康教育;风险Ⅱ区,判断为高风险饮酒,应予简单建议;风险Ⅲ区,判断为有害饮酒,应予简单建议、简短咨询及持续监测;风险Ⅳ区,判断为酒精依赖,应转诊至专科医生进行诊断评估和治疗。

     “在门诊,我们通常通过简短询问识别患者饮酒情况。”覃颖主任说道。

 

戒酒分为3个阶段 治疗的侧重点各有不同

     “戒酒是一个从躯体到心理慢慢适应的过程,它一般分为3个阶段,每个阶段治疗的侧重点各有不同。”覃颖主任介绍道。

     第一阶段:完全躯体脱瘾阶段,10天左右。(在医院完成)

     在医师指导下停止饮酒,以药物控制或缓解停饮后可能发生的戒断症状,如心慌、出汗、烦躁、头痛、恶心等。防范严重戒断症状带来的严重风险,如出现抽搐、谵妄、猝死等。同时兼顾饮酒者长期饮酒导致的躯体多种疾病,综合治疗,在解除饮酒者躯体依赖的同时治疗躯体合并症。

     第二阶段:心理脱瘾适应阶段,20天左右。(在医院完成

     1、心理治疗:脱瘾课程教学、个体心理访谈、集体心理咨询及动机干预。

     2、物理治疗:电针厌恶治疗、穴位松弛治疗、生物反馈治疗及脑电治疗等。

     第三阶段:心理脱瘾强化阶段。此期易复饮,是戒酒过程中最为重要的阶段。(在院外完成)

     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正确处理社会心理应激因素,适时调节不良情绪;参加团体活动(饮酒者组织的AA等);定期复诊,接受医师一对一的健康引导,在医师指导下调整用药;结合自身饮酒后躯体损伤、认知改变、社会适应性等情况,接受康复治疗;参加针对性心理课程,增强心理承受能力,坚定戒酒决心,正确处理家庭关系、社会关系,达到全面康复。

 


饮酒者常见疑问,医生这么回答

    问:“成功戒酒出院后,是否必须终身滴酒不沾,还是可以适当饮酒?”

   医生:以下群体适合完全戒酒:原有酒或药依赖史或肝损害者;原有严重精神病史或目前有严重精神症状者;孕妇;患重大躯体疾病或正接受药物治疗者。

   符合以下3点可尝试低风险饮酒:过去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能保持低风险饮酒者;没有晨起身体颤抖者;自我想保持低风险饮酒者

      问:“我多次戒酒不成功,想每日饮少量酒,那么每日安全饮酒量是多少?”

   医生:低风险饮酒量为每天不超过20g,即2个标准杯,且每周饮酒不超过5天。

     问:“十多年来,我经常喝酒,但是如果有事要我几天不喝酒也不会出现明显不舒服,这样是否不属于酒精性疾病、不需要治疗?”

   医生:只要饮酒所致的急性损害已经影响到本人的精神或躯体健康,就属于酒精有害性使用,并常伴有饮酒方式经常受到他人的批评,或因为饮酒导致负性社会后果等情况。需要在专科医师指导下进行简短咨询 (即在简单建议基础上+动机评估及适宜建议,借助自助手册进行技能培训和随访),使患者改变基本态度,并能处理各种潜在问题,降低过量饮酒所致伤害的风险。

 

                                                                                                                                             摘自《贵州都市报》7月29日报道

                                                                                                                                文:何剑   图:邱凌峰